好人难寻。

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

无题


算是以一种比较决绝的方式给这份折磨一个处理方式。

每个人疼痛的阈值可能各不相同,纵向上会随着见识和阅历的增长而不断变化,而价值观这种极度个人化的角度视孰轻孰重,也无法用类似里氏硬度那样客观的标准来横向对比。

从旁观者视角而言,真的是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或者说是一系列无足轻重的小事聚沙成塔,一点点加深的早就分不清是客观事实还是主观揣测。但当日那种信念崩塌又重建的感觉依然清晰如昨,就像婴儿学步之时摔的第一下,它让你从爬学会走,而那种痛感也被赋予了仪式感。

因此也说不清楚疼痛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事实本身令人气愤郁结,还是无法对自己曾经的天真释怀。好像只有发泄愤怒和痛苦,只有用自以为成熟理性的三观去攻击意识中代替对方挨喷的稻草人(却不愿意也不敢去直面正主),才能表现自己成长了,潜意识却全盘否定了过去的自己。别看,都别看,上帝视角里的自己那么盲目而傻白甜,那个寓言里被嘲笑的东郭先生不可能是看似冷静理智,以为一切好意都能得回报的自己。

反过来想,纯真真是特别可贵的东西,能把这种毫无保留、不知世事疾苦的信任和尊重保留到大学,说明了直到高中时代,我还是个未曾被世界伤害的幸运儿。虽然因简单纯粹的善恶亲疏观碎裂而痛,虽然因难以面对自己的软弱和轻信而挣扎,虽然直到如今我也很难说自己已经完全释怀,虽然我现在还是无法对利益被侵害应付裕如——我要学会面对自己,学会不为曾经的天真而羞愧。

愿伤痛给我成长的契机,不但是器物层面上对人对事明确边界、坚持原则,更要给自己越来越多的信心。在这个年纪上,我还心气旺盛,不苛求自己能达到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和宽恕不介怀的胸襟(但要尽量修炼);但首先,我不能恼羞成怒地对那个straw man大肆攻击、否认过去以示成长。我要学会接受过去,接受现在,也接受未来,不论是单纯的18岁的我,还是努力学会释怀的22岁的我,都不是羞愧的理由。每一份经历和心境都是构建自我的一部分。

写在距23岁两个月不到的寄语:勇敢地面对自己,也勇敢地不因外物而动摇本心,愿即便遇到更大的挫折,也不舍弃保持善良,相信爱、公平、自由以及一切美好的能力。

评论

© 好人难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