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难寻。

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

犯苏病

最近苏得要命,不,脑内一直都中二玛丽苏着。

cp真爱粉大约是“即便男主是真正的双性恋依然不拆他和女主”。就像俺只念木石前盟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现在很后悔自己不会画画。一个迎风洒泪一个对月自嗟的画面只能靠支离破碎的脑补了。

对他们两个太熟惯了,黛玉的形象被定性成依附爱情而生的闺怨少女,我竟然没有反驳的意愿。在看书之前就很清楚的这一对,反而不去深究爱情产生的原因。完全是浅薄知识的复制粘贴罢了。

以前看葬花吟也没有怎样感动。文字很美,情感很强烈,但生活是生活。我曾这么觉得。然而黛玉痴就痴在以为这一切细腻敏感渺茫遥远的东西,就是她的生活。在她孤独的生命里,未知的爱和美才是她投放咏絮才之处。她的生命轨迹就是一个看透命运而自杀的诗人。

宝玉的痴也差不多是这样,超脱而不能解脱。

所谓灵魂伴侣,是能够一起抛弃卑劣庸俗的世界,为了同一个别人眼中遥不可及虚无荒谬的假想,而一起悲伤。

能一道哭,大概就能一道活着,一道去死,你死了,我当和尚,红尘无留恋。因为只有陪我一道笑的,在我哭时候好心安慰我的,再没有一个志同道合高出流俗一起犯病一起流泪的了。

评论 ( 1 )

© 好人难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