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难寻。

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

【生贺特别篇】向着那未灭光的方向——Album:songs for you

霸霸太优秀了跟着文章又把光明唱了一遍!不管方向如何不同,终归一起前行。

没到100℃的水蒸气:

依旧是前言: 


❀ 这是准点的给陆陆 @好人难寻。 的生贺,但却不是正片【结果提前很久开始策划的正片因为我在军训中昏睡了过去而拖延到生日后才能给【翻肚皮任调戏【不。 


❀ 想好要和一首歌一起抛出这篇生贺,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把这篇文章放到albums这一套里面,反正一开始就策划给陆陆写一篇的,不过把原来想的那首歌换掉了。


❀ 张副队【不对】大大昨天到底还是被淘汰外加直接因为我们太喜欢那个妹子了所以被我们也背叛了最终还是没听到光明,所以决定直接把光明这首中二的歌【什么?!】送给并不太中二的陆陆作为生贺的BGM。


❀ 如果你愿意的话不妨就着BGM食用这篇有着无比中二名字的生贺。


❀ 不管看到了什么都请不要萌生出要和我谈人生或者找我放学后小操场见的想法么么哒。




Album:Songs for you---生日特别版


by 一只混在2.5次元男神众多中二无比的蛋




Track 05:向着那未灭光的方向       光明--汪峰             for 亲爱的陆陆




      这是我第一次给陆陆单独码文,以及此时我已经完全处于一种班门弄斧的良好写手心态,所以决定写出一篇毫无文笔逻辑可言的,致力于秀出中二上限和自我下限的文章。


      生贺文要怎么写我基本一窍不通,但是以往每次人家生日送礼物配贺卡的时候,总是喜欢在贺卡中再加一张信纸,上面写满和那人相知相遇相携相惜的滴滴往事,以及一堆“未来的人生也请加油”此类看似热血实则脑子有坑的话,综上所述,我决定今日也不抛弃这个技能。




     当灰烬查封了凝霜的屋檐


     当车菊草化作深秋的露水


     我用固执的枯藤做成行囊


     走向了那布满荆棘的他乡




→ 我向来有一边听着BGM一边码文的好习惯,结果看着歌词听着汪峰先生那把沙哑的嗓子,向着接下来要写的部分,感觉此处应当是大张伟的穷开心或是倍儿爽之类比较搭调,光明在这里竟然和之后的吐槽向回忆渲染出一种银他妈即视感的feel【不要问我这是什么。


     要说我和你的交集,算是我在中学里除了小学同学以外最早出现的,那是因为一个叫做“七彩读写”的小学生作文大赛_(:3ゝ∠)_当然这个交集除了带来我和你在中学中初见时我勾搭一般的一句话和此后几声有点尴尬和不明所以的笑外,并没有什么戏剧性的展开。


     说这个是因为在我整理着有关我们的回忆时,并没有在之前发现太多的端倪,彼时你在我眼里是一个无比正经的三好姑娘【感觉哪里怪怪的O__O】,有着卓绝的文学素养、自己中庸或是犀利的独立见解、为人称道的成绩、安静不闹腾不出幺蛾子的良好品性,偶尔会和柯神小江开出一下逼格比我们这些中二少年高出不止一个档次的脑洞,或是对着克拉克盖博这样的男神发发花痴。


     彼时也看红楼也看飘但是年幼无知患有热血中二病的我,除了搜肠刮肚翻翻自己不怎么深厚的艺术积淀背包,扯出几句和陆陆捞月聊一把,其他零零总总加起来不过也就是一些班级事务,处于一种不用担心说不上话但是也很少有过爆点的关系。


     如果你认为接下来是一句“我们的故事真正开始于XXX”那就错了,事实上从最初的那个状态开始,把回忆的scrollbar一直拖曳至今,也没有发现这样一个神奇的时间点,甚至安利陆陆成为二次元少女的那个人不是我,甚至陆陆成为吐槽向无节操少女后,我们一开始的男神和萌的CP似乎也不太一样。


     从面谈短信,到微博微信,再到lofter,从天天见面偶尔群聚,到分隔异地次次面基,从流水账般的话题局限的谈话,到依旧流水账般的天南地北二三次元经典口水全覆盖的吐槽,像是撤掉了圈住墨滴的玻璃,色彩就此丝丝入缝地嵌入水纹。


     从始至终有种联系,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却好似从未离开,任同好来去,男神流转,话题变迁,城市更迭,都能像握在手中风筝的线,随放随收地维系着一段起点不明遑论终点的不明故事,其实无关有多少共同的爱好,无关有多少生活的交集,此种性质的联系,不是因为同好和交集的结果,而是他们的起因。


     还是那句话,我坚信能够相携至今的人们,绝不是靠单纯爱好上的勾搭就可以实现的,一定有他们在茫茫人群中不得不在一起的特质和理由,使得无论他们的生命中被覆盖掉多少共有的光点,多少条共同的道路被割断分歧,他们都能向着那个未灭光的方向,步步前行。




    当大地铺满了悲泣的落叶


    当杜鹃花化作远空的雾霭


    祝福我吧我最思念的亲人


    那就是我向你告别的身影




→ 进入大学无疑是一个向过去挥别的契机,就像我曾在那种一遍遍刻画的少女气息满满的我们每个人转身离去机场送别mad,背光的落地玻璃,拖着拉杆箱的身影,回头的微笑摆手,转身踏上不同的方向。


     我不会写出“你在帝都过得好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这种蛇精病的话的安心,然而也多多少少会想一下大家在各地的大学生活是怎么样的,想一想我们都有没有按照之前深入探讨过的人生规划走得风生水起。


     这一切在朋友圈和微博的关注和窥屏中实现,在每一次面基夹杂着各种毫无营养的吐槽和泡面番对话中实现,在正襟危坐煞有介事的聚会谈人生中实现,这种默默关注遥遥千里的感觉,基本也能成为日常槽点和魔性力量的来源。


     你不会知道看完上次你上次那篇高威以后,至今想写各种同人时脑子里就会单曲循环“无欲则刚还是有欲则刚”这种魔性的哲学探讨【莫名喜欢这个梗虽然可能也不是那篇文章的重点我也是醉了( ̄_, ̄ )


     你同样不会知道,初入画画这个坑并且涂出一系列完全没有技术可言的画po上网的莫名忐忑期,听到同学聚会上你对我说的一句“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po自己的画,每次还要加一句没有电容笔”整个人都么么哒了,只因有人和我一起见证各种有意义或无意义的努力,我就会一直坚持。


     也许这样的挥手告别也挺不错的,至少日日相处的时候,我更加可能直接送上一个小盒子,挠挠头说出几句奇怪的话,而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了爆字数写文章而认真思考一下一个人在自己生命中扮演的角色、留下的痕迹。


     所以随着我们的生日都踏过一年又一年,在大学的时候送出的礼物和祝福,都变得比以前更加有模有样一点【是的吧?当95年5月的我终于变成班级中屈指可数的老人,当大多数身边人的生日变成了95年甚至96年上半年以至于下半年除了95的几个外过生日的人寥寥无几,每每秋高气爽的时节满满临近,我还是能够想起,从某个人的生日开始,一大波凶残的94下半年好友们的生日正在逼近。


     那么今年,在快要落叶的上海梧桐下,顶着秋日高高的天空和灿烂的日头,掐着你同样快要迈入帝都新学期的脚步,让我再一次祝你,生日快乐。




    我用翅膀掀起那天边的排浪


     我用身躯托起那血红的太阳


     就在这刺骨而凛冽的大风中


     你会听到我赞美未来的呼喊




→ 本来这段歌词没有想好的文章情节的,只是因为当初看霸图的mad整个人都非常喜欢这一段,然而想想如果就写以上这句话作为解释的话好像不太好【虽然之前那么一大段文字跟光明的关系都是被我弱化的不能再弱了(* ̄(エ) ̄) 


     俗话说的好,无热血不霸霸【不对。虽然在年龄上一往无前地向前飞驰,不过中二热血这样的品质离我向来不太遥远,特别对是刚结束大一分完专业结束军训的我。


     我们好像向来都没有什么特别从一而终的热血目标,未来二字算是高悬在漫漫前路上的不倒的旗帜,我不知道你对未来的期许到底是怎样的,正如我也不明白自己的一样,我很难脑补出我们一票姑娘们在狂风中屹立于山巅昂首挺胸大吼未来你好的模样,同样除了把每一个挑战和困难扛在肩上继续向前外,我们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热血沸腾的事,理性如你,随性如我,即使是很少谈及热血努力奋斗的我们,从无知的最开始,到奋斗的当时,再到展开崭新天地交给自己的现在,成败不论,我们坚持的最久做的最完美的一件事,就是向着前方光线还在的方向迈开步子。


     这样的未来,也不全是一个悬幻故事。


     说着说着感觉中二气息已经浓重了起来,不过如果中二有益于神经兮兮不停地向前的话,即使是大二,何妨再中二一把。


     从10岁到20岁,一如中二的大门深深似海,20岁开始,请让我面向未来,和你一起,再战10年。




   也许迷途的惆怅


    会扯碎我的脚步


    可我相信未来会


    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


    虽然失败的苦痛


    已让我遍体鳞伤


    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也许征程的迷惘


    会扯碎我的手臂


    可我相信未来会


    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


    虽然挫折的创伤


    已让我寸步难行


    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 没错这就是我为什么在选这首歌之前犹豫再三,因为尼玛这歌词单独看真的难以直视啊,请相信我根据BGM想题目,根据题目和歌词想情节我真的是尽力了┗( T﹏T )┛


    再回头看一眼罗里吧嗦的文章发现和生贺只有半毛钱的关系,我决定用这仅存的一趴,把他们之间的联系提升到一毛。


    作为今年第一批开始真的喊起奔三的人来说,你的呼号已经让我看到从此刻开始,下半年将会在各大社交媒体上看到的众多岁月一去不复返人老已失当年勇的感叹。至此,我觉得为什么每次人家生日的贺卡(信)上总会被我满满地写好我和她怎么认识的、怎么相处的、最近是怎么过的、未来要加油之类的话,这个问题已经可以开始论证了。除了我实在没事找事啰嗦神烦之外,我只不过是想一年年阴魂不散地唠叨,唠叨我记住的黑历史,唠叨一些没什么实际作用但是比较走心的大道理,以及唠叨和声明一下,从那么久以前开始,你的每个生日都被我承包了【不。】


     到此为止,你可以忘掉之前全部的文字了,这种风格与日常交流的格式不兼容系统将把他们彻底清除。


     我不觉得我会是一个光芒万丈的太阳或是什么迷途引航的灯塔,我希望是你未来道路上不唯一的未灭光的方向,一如既往。


     我很荣幸能够遇到你,看到一个正经的小姑娘向着吐槽的好青年一路头也不回地狂奔,能和你自己大开脑洞,能和你共享男神,能和你在各种平台的吐槽中找到微妙的吐槽契合点,能再一起刷银他妈free无头黑蓝等二次元的tag,能在你的带领下进入同人小说这条ooc的不归路,能再喷喷清北涮涮复交,能在下一个生日时再来探讨一下明年的规划。


      也很荣幸能一遍遍地对你说着这句话,直到银他妈完结,直到清华北大不再分家,直到复旦本部有了自己的人工大湖,直到下一个下一个再下一个10年——




      生日快乐!



-Fin-




对不起写完这篇文的我都不忍直视了,随便看看吧,其实这并不是真正送你的礼物【躺。


看一遍这文还不如再刷一遍霸图mad_(:3ゝ∠)_



评论 ( 1 )
热度 ( 4 )
  1. 好人难寻。没到100℃的水蒸气 转载了此文字
    霸霸太优秀了跟着文章又把光明唱了一遍!不管方向如何不同,终归一起前行。

© 好人难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