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难寻。

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

练习中文写作所以来乱码东西(一)

“人人都想摧毁这个腐朽的世界,而不能下手的,只是因为还有他想保护的人同样活在这个腐朽的世界里。”——《一梦二三年》

 

第一次听说银魂剧场版要上映是去年暑假的事情。“中国大陆为毛不排片啊啊啊”“11区港台走起啊啊啊”“求生肉熟肉啊啊啊”“有生之年啊啊啊”之类的声音不绝于耳。当时我动画版才看了几十集——大约总督出场不久的地方,日语又捉鸡,自觉还一点儿都不了解主线支线以及各种neta,没资格在那儿跟着多年粉丝嚷嚷用一生节操换你十年天真无邪哦不对永不完结,否则跟听了阿妙一席话就七年痴心斯托卡的局长的节操有何区别。

 

但是TV版这个大泥坑算是陷进去了。真正落入万劫不复的补番深渊,大概在保送以后那段人家在拼搏高三、你却经年无事的空虚幸福的时光里,但挑的老番大多在二十集左右;剧情足够饱满又不至于长得像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望集数就兴叹驻足。银他妈完全是个例外加意外;前两集处于根本没看懂状态,倒幕派大战外星人的背景和万事屋黑道组织般的定义让人如堕五里雾中,感受到的第一个萌点居然是钉宫的萝莉音。直到故事真正的开头——新八跟着阿银学做武(小)士(弟),才隐约感觉到一旦接受了这诡异而宏大的世界观、接受了这正经必然被恶搞、恶搞中又透露着温情的设定,某个废柴起来节操散落一地认真起来洞爷湖在手天下我有的天然卷汉子的人格魅力几乎是具现化的,而那种泪点和笑点齐飞、燃点共槽点一色的EG精神亦然。

 

毫无长性的我就这样把二十集的心理预估拓展到了二百集;确实有造作痕迹太重的温情段子,恶趣味过甚的捏他,处理得惫懒无力的长篇,形象崩坏槽点已烂且事儿妈体质的土方,日渐少女的月咏,蔷薇篇如打了鸡血的jump男主阿银,但于笑点早就跟着节操奔流去、心头还怀抱着对高大上世界观向往的我,银魂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闲暇食粮。

 

清(劳)闲(模)的英语专业到了期末越发无愧于文科中的战斗机称号,每周码的各种作文论文读书报告合起来可以用万字当计数单位。在室友发誓过了考试周再刷夏洛克的时候,某个北国之冬清静悲凉的午后,我已经憋不住一边啃着外卖一边刷银他妈剧场版,结果室友先是吐槽我每隔五分钟响起的尖叫和傻笑,既而凑了过来两个人一起捂着鼻子尖叫“神乐好美!!”“假发好帅!!”“小总男(女)神!!”——

 

于是2.5次元的室友就这样生生被我拖进了大坑,考试周没开始就看了两集夏洛克十集银魂。好吧这是后话。

 

第一遍看剧场版的时候似乎只顾上探察登场人物撒西不理的造型和内心变化了;前半部分似乎只发掘了阿银后宫的各类表白,从新八的“到发情期了吗”开始,以神乐的“两男争一女”结束,涵盖了情深意重的假发病势沉疴的阿妙从一而终的小猿假装深沉的土方若有所思的冲田,以及五年前的他自己对小伙伴们身心变化犀利而精准的吐槽,那一手好槽吐得我都不知道在B站弹幕上发什么新鲜话。

 

哦还有允许我再次向长头发冲田告白。你从晓寒深处一身红衣踏波而来那意态闲闲风流潇洒的模样深深击中了少女心最甜美的角落。哎哟妈妈请你不要对我生气(……),从此你闺女就跟着那个23岁(比我大!比我大!比我大!重要的事必须说三遍)的红衣白袴栗发男子眠花饮露仗剑天涯去了(喂快醒醒

 

真心地心疼神乐和新吧唧。(貌似)变无口变深沉的新八爆出的那两句“谁中二啊”是前期的大笑点之一,但仔细一想又苦不堪言。毫无特点的好好少年失去了银桑也快要失去姐姐,拼了命改头换面,为依旧脆弱的灵魂撑起强硬的防御工事,把武士道、人道精神、男子汉气魄——所有沉重东西的传承全部一肩扛下。对神乐来说轻松得多,她可以轻松开解那些苦涩的自我牺牲似的道义和责任,也难受得多,因为她再没有别的形式能让自己相信银酱还活着,除了以他的名义生存下去。他们俩的分歧在于新八想以继承衣钵的形式延续阿银精神意义上的生命,神乐只想尽一切可能维持阿银生存过的迹象,这两种行为存在认识的根本差异,但毫无疑问都要以万事屋为名。这种分歧是无法纾解的;除非神乐死心,或者阿银活过来。

 

于是阿银穿越。没死。挂了。穿越。挂了。复活。

 

原谅我还是不太明白世界线。小玉的单反(不对好吗)像灰姑娘的水晶鞋一样逃脱了蝴蝶效应的魔咒,带来了御姐神乐、青学支柱新吧唧和一大票海螺姑娘年代的基友划掉同伴。攘夷战争变成了苦中作乐的CP大乱斗,这个时候看弹幕最有意思,天人的围殴犹如新娘子的绣球,围殴就围殴吧还两个两个一围,围观群众已经脑补着那群天人不是敌人而是参加某对新人仪式的宾客哩。天人可委屈了,他们打得辛苦,一点严肃气氛没有,还为人家做嫁衣裳。

 

JOY4的出场闪瞎狗眼。总督两只眼的时候(啥)太英俊。看假发的表情,明显是被当年的自己帅了一脸。新大门哟新大门。

 

结局到底是好的,一切周而复始又回到原点。听到Pray的时候差点哭出来,乐动达人死也只能打到B+的曲子啊(划掉)。阿银是以“被动”为过程,以“维持”为态度,以“守护”为信念的人,还他一个太平天下,大概是最好的事情了。

 

“人人都想摧毁这个腐朽的世界,而不能下手的,只是因为还有他想保护的人同样活在这个腐朽的世界里。”这句话狠狠戳中了我,后来发现写这文的太太居然是当年APH坑大手。那些在泥沼中挣扎着反抗着却不失本心的傻瓜,拿这句台词来耍帅啊。

 

全程最孤苦伶仃好人没好报的大概是魔魅银。顶天立地的汉子啊QAQ。一己之死换来了世界的重生——我去这什么中二设定。

 

能杀死我的只有我自己——气氛很严肃啊魔魅哥哥!你快领便当了啊魔魅哥哥!为啥死之前还能一副钱伯说“去死吧铁皮混蛋”时的庄重口气掉下这个槽点啊都是组长的错吗!阿大运起十成功力带着杀人之篮球冲了过来小心啊银桑!!

 

以及全程没有尼桑泪目。虽然故事跟尼桑无关出来打个酱油又没关系,跟妹妹战个痛!跟各种武士先生战个痛!(有病

 

最后最后还有一句话,人生墙头多,真爱只有寥寥;真爱多,唯有大泥坑才能教你沉沦下去。

 

以后真情告白的时候大概用得上这一招吧。

 

“我是你的什么?”

 

“你是我的银他妈。”

 

“那玩意一年的空杯子能绕地球两圈吗?”

 

“那玩意十年的节操已经淹没整个银河系了呀。”


评论 ( 2 )
热度 ( 3 )

© 好人难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