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难寻。

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情怀不如产出。

Achilles' Heels

*恶组高威高?威高威?攻受无差(一样高怎么分啊(闭嘴
*一个晚上在手机上怒码毫无文笔情节逻辑可言
*背景TV215集之后
*就是俩中二病全程嘴炮的故事
*OOC成狗了我切腹
*宇宙可以外出吹风呼吸逛甲板而且有光源的设定(科学不哭
*梗灵感是我袜子破了赤了一天脚(谁睬你

鬼兵队的大船正远远向着地球驶去。

神威卷着九分裤的裤管,赤着一双白嫩如豆腐的足,坐在船舷的护栏上,双手把在身体两边,悠悠晃动双足,一派烂漫。高杉斜斜倚着护栏,嘴里叼着旧式烟管,三分风流。

幼态延长。高杉心说,狠狠吐槽一句陪他在飞船甲板上吹风的同伴。

“银河大概真是条银子铺成的河吧。隔着鞋子碾压那世上顶矜贵的东西,哪有赤足来得痛快。”

神威声音里隐约透出几分真挚的爽快;从眼睛眯缝着的好看弧度间漏出一抹幽蓝的光。

高杉连嘴也懒得张开,鼻翼一翕动,发出一个轻蔑的单音节。

神威不以为意,面上挂着笑容,依旧在宇宙猛烈的风里濯洗着光裸的双足。

“只是一堆尘土筑的海市蜃楼,罡风一吹尽是废墟。”

神威诧异地微微偏头;他打量着高杉那修峻的下颌线条和深凹的眼眶,以及掩在无尽深渊的光影里星子般明灭不定的神色。他没料到对方竟然在如是深思熟虑之后给出回答,且答案同高杉本人那种病态却优雅的形象不谋而合。他嘴角的笑弧扬得愈厉害了。

有趣。信奉着如此张狂阴暗的美学的人,真想把他的脑壳敲开来看看啊。

妃色发丝的青年这样想,一缕杀意于眉间稍纵即逝。

电光火石间青年一招擒拿直取咽喉;几乎同时对方腰间武士刀裹挟着猎猎风声而来,在无法察觉的意识停顿间他一避一挡,一个轻捷的鹞子翻身,稳稳立在船舷边上。

深紫和服的独眼男子仿若没事人,刀悄无声息地回到腰间,依然抽着烟。

神威的衣袂临风略起鼓荡,笑得蜻蜓点水一般,“只是切磋切磋。身手退步了哟,高杉晋助君。”

“以性命为代价的切磋——真是你的风格,夜兔小鬼。”高杉嗤道,不着痕迹地放松了握刀柄的力度。

“怎么可能是性命相搏。”神威故作天真地矫首,努了努嘴,“酒未开樽,刀未出鞘。”

高杉绷不住从嘴角泻出一声短促的笑,“你这点本事还不值当饮我的锋刃。”

“除了替我介错的时候?”神威笑盈盈地问。

高杉凉凉地看他,吐了个烟圈。

“武士真是奇妙的生物啊。”神威也不甚恼,愉快地张开双臂作了一个空虚无物的拥抱——面对着那蔚蓝的美丽地球。

“好好抱个够,”高杉淡淡提醒,“你的武士之星干架乐土也存续不多时了。”他顿了顿,又不无讥讽地补充,“——毁在你和我的手里。”

“呐,这就是我最不明白你的地方,”青年半睁湛蓝色的眼睛,托着腮,语气带上一点玩味的挑衅,“你说一个人爱一头羔羊爱得只想独占她,完全无法接受她千疮百孔的样子,如果成不了原来干净无暇的模样,干脆亲手把她扼死,——”

神威知趣地缓了口气;高杉的表情未变,却有一股彻心彻肺的凌厉之气顺着他五官蔓延到四肢百骸。

——神威满意地观察到这一点,随即不知死活地继续,“究竟是爱她超过任何事物,还是执迷于旧日的绮丽幻觉?”

高杉莹绿的眸子在夜空里迷昧晦暗。如同推到山巅的巨石即将滚落前那一蠢动的刹那,他的脸有瞬息癫狂的扭曲。对上面前面容淡漠却犹如亮出利爪的鹰隼般敏锐的青年,他却一反常态地慢慢恢复了冷静。

那是面对强者应有的尊敬。

“你这是在自拆墙角?”高杉最终悠悠反问,“一个沸腾的血液在叫嚣着毁灭的同伴,你只需要那种东西就够了,笨蛋提督。”

神威耸肩。“我可不像你这么执念于毁掉地球。把那个武士先生大卸八块来下饭,就足够我一餐的胃口了。”

“银时么。”高杉不着痕迹地皱眉,谨慎地掩饰着被触及旧日伤疤的不豫,“你做不到的,神威。”

这约摸是他第一次放弃了“小鬼”“笨蛋提督”“宇宙干架专家”等称呼,直呼他的名字。

在往事面前如此软弱,愚蠢病态的浪漫主义疯狗,神威心想。也不过是脆弱的地球人罢了,高杉也是,坂田也罢,有欲如何刚。在神乐苦苦哀求暴怒的星海坊主不要一击杀死自己之时,他的所有软弱早已化为飞灰。

他刀枪不入。和被倒提着浸在冥河里的阿喀琉斯一样。

相对沉默。他们怀着残忍的惺惺相惜互相打量揣摩,轻蔑地觉得自己早已把对方看透,又忍不住以抓挠对方的底线为乐。

就只是笔直走向地狱的两个人而已,分什么彼此。

高杉的眸光渐渐下移。

“穿上鞋。”高杉突然命令道,“你那白花花的脚丫子碍眼。”

神威一怔,这才发觉他还光着脚踩在冰凉的甲板上,头顶一片细碎的星辰,背靠着那蔚蓝的、湛明的、美得让人忍不住掐死为快的星球。

然后他睁大了同样蔚蓝的眼睛。

“断了一双脚筋我也能秒杀银发武士。”神威说。

魔怔似的,高杉想起了跟这个外星小鬼一样刀枪不入的阿喀琉斯,只有脚踵——神威唯一毫不遮掩暴露的部位——是致命伤。

这算什么?信任?天真?简直跟战场上背对背一样幼稚。

于是高杉讽刺地笑出了声。意外地,他居然不反感这种天真,甚至有几分不足对外人道的愉悦。

孤独异乡客在路上邂逅的旅伴,身家背景彼此都一无所知,到了终点便互道再见,但那一张单程票的旅行,到底不是剩了自己一个人。

我也会需要温情么。笑话。高杉心想。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 )

© 好人难寻。 | Powered by LOFTER